“炙热团王”彩虹合唱团:不再刻意幽默,只想温柔衰老|彩虹合唱团|金承志|炙热的我们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原标题:“炙热团王”彩虹合唱团:不再刻意幽默,只想温柔衰老

  彩虹合唱团。受访者供图

  成立于2010年的彩虹合唱团,至今成团整十年。大多数人对彩虹合唱团的认知或许还是源于四年前,《张世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?》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《春节自救指南》等系列作品以幽默的音乐形式,生活化的歌词创作走红于网络,观众称他们“神曲制造机”。

  在经历了出圈、走红,综艺邀约不断后,彩虹合唱团如今回归了冷静,他们觉得做作品是出于对合唱的热爱,音乐厅应该是回归之所。于是,近些年的彩虹合唱团早已不唱神曲,但他们的演出依然一票难求。今年,由于线下演出的停摆,彩虹合唱团在线上又频频亮相,担任《天赐的声音》飞行嘉宾、参加《相信未来》义演,成为《创造营2020》成团见证人之一,最终在昨晚登上《炙热的我们》“团王”的宝座……成团十年之际,新京报与青年指挥家、作曲家、彩虹合唱团现任艺术总监金承志聊起已不一样的“彩虹合唱团”。

  《炙热的我们》节目中《卡路里》演出后留影,这首歌让这个合唱团再一次“破圈”。受访者供图

  《炙热的我们》:每部作品都有逻辑联系

  在刚刚过去近一个月的时间里,作为《炙热的我们》最后登场的补位选手,彩虹合唱团以团歌《彩虹》亮相,随后经历了“催泪改编版”火箭少女101的《卡路里》破圈,与火箭少女101组合成员组成“天空见”组合,一起演绎歌曲《我要飞》再度杀出重围,再到在这个舞台上如愿首演了“顾远山系列”套曲《罗刹国纪》中的序章《乘风破浪》,将创新性与文化价值巧妙地融合在一起。

  与大多数在观众概念里“他们不会上综艺吧?”的选手一样,彩虹合唱团首次受邀《炙热的我们》时也曾想过拒绝,但金承志在感受到节目的初衷,以及看到参加团队的多样性后,决定加入:“能有机会跟不同性质的团体一起交流是最大的意义,我们看重的是团队之间能够互相学习,而不是竞演本身。”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金承志切身体会到,团与团互相的影响非常直接,甚至在性格上都能发生些许改变。“这次节目里,没有人刻意想去突破,更多的还是跟自我的一种对话,尽可能尝试过去没有尝试过的东西,就算改变,也不是为了观众想看到的改变而去改变,大家都在为了实现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而努力着。”

  从初登台到决赛,金承志透露挑选的几首作品,从他的内心逻辑上有着非常强烈的关联,每个作品背后,都有非常想要传递给观众的信息。

  初登舞台选择的团歌《彩虹》,是要让观众知道他们是谁,而那首破圈的改编版《卡路里》,其实想表达的无非是一种关怀与平等的对待,及对他人的尊重。“来到节目当我看到这些女团成员,突然之间特别想要写这部作品。创作过程中,我们完全把自己想象成了她们的成员,同时把在现实生活当中不得解脱的疑惑融入其中。”

  《我要飞》要表现的内核则完全依附在《卡路里》的内心逻辑之上。“这些偶像成员,其实都是被粉丝与经纪公司包装出来的年轻人,实际上他们也有自己的想法。这些年轻人就像是飞鸟,总有一天会脱离庄园展翅高飞,‘要飞翔’是我想去表达的状态。《乘风破浪》要表达的就是飞鸟在飞翔过程中,在路上遇到的困难,应该怎么去面对。”

  《乘风破浪》表演中,前为金承志。受访者供图

  在昨晚刚刚结束的“团王诞生夜”中,彩虹合唱团再度带来一版改编自郑智化同名作品的《星星点灯》,这是金承志认为近段时间里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品。他巧妙地将这部作品分成了三个阶段表达:从主人公小时候受到霸凌,请求别人能帮自己点灯。到长大了以后,面对一个非常闭塞的办公室环境,这位从来不会说“不”的年轻人,承受着工作中的种种不公,慢慢地学着突破自我。最终,在成功点亮了自己内心那盏灯之后,又继续去为更多人点灯,整个叙述手段从灰暗到光明。第二首作品则是来自彩虹合唱团新专辑《星河旅馆》里面的《醉鬼的敬酒曲》。

  回顾昨晚获得“团王”之后,金承志在舞台上说“我们终将要回归到生活中去。”正呼应着他来此节目的初衷,“我们并非是来参加比赛的。”这支本不想来参加比赛的团体,最终在一场场温柔的宣泄中赢得了“团王”。

  “团王夜”《星星点灯》表演。受访者供图

  摘掉神曲标签:不再特意幽默,好好说话

  四年前,彩虹合唱团头顶“神曲制造机”头衔被观众所认知,2016年起,《张世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?》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《春节自救指南》三部作品相继走红,回顾过往,金承志觉得,那些作品不过是在用一种诙谐的方式来讲述一个情绪和故事,最多只能算是一种很特别的表达形式。“任何音乐人或艺术从业者,一旦把表达形式当作自己的标签,那么艺术周期会变得非常的短。作为一支以在音乐厅演出为主的合唱团,如果将大多数时间放在去排演这类作品上,无论从任何角度都难与观众产生共鸣。”

  于是,结合现代人用三分钟听一首音乐、两分钟速读一篇文章的生活方式,金承志在慢慢调整彩虹合唱团的创作方式,不特意幽默化,而是好好说话:“从《白马村游记》《罗刹国纪》再到今年疫情前演出的《星河旅馆》套曲都带有这样的尝试,包括在《炙热的我们》舞台上改编过的几部作品,从脉络上是相对统一的,都是站在比较正常的视角,用大家能听得懂的语言,去表达一个我平日里面很关心的议题。”

  摘掉“神曲”的标签,让观众重新审视作品,是有成效的。金承志回忆,如果两三年前,在某个专场音乐会返场时,他可能还会满足观众的要求,唱一些他们想听的作品。慢慢在后来的演出中,金承志不再满足他们的这类要求,而是会唱一些超出观众想象范围的作品,久而久之,观众反而更加期待一整场演出能够带给自己的内心体验:“当我们把演出本身变成了整体打包给观众,自此以后观众就不会再陷入到某一首歌的细节当中去了。”

  彩虹合唱团在音乐厅的日常演出。受访者供图

  创作变化:因疫情更关注当下

  疫情期间,彩虹合唱团停止了线下所有演出计划,虽然团员们各自宅家隔离,但依然坚持线上完成“声部作业”等练习。“把音乐当日记写”的金承志,则将微博变成个人抒发日常情绪与创作灵感的“栖息地”。他曾在一篇微博中写道“感觉把后年排练的作品都写完了,得想个办法消化一下。”足以看出他在疫情期间,极强的创作欲。

  因为疫情,金承志发现,当一切都变得弥足珍贵的时候,整个人的敏感程度就会上升:“当有人告诉你连菜场都不能去的时候,那种被禁足的感觉往往会激发很多创作的欲望,我也会顺着这些脉络去思考和创作,有的写完就锁在抽屉里,后来发现竟然有一天自己写了五首作品。”金承志通常一年最多创作二十余首作品。在刚刚过去的半年内,却已经写了近四十首。

 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,金承志发现,自己的创作视角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,以往的写作像是在做自我的捕捉,很依赖于当下的心情,像当初《张世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?》就是一个随想、随写、随演的作品。“现在写每一个作品之前,我都会多问自己几次为什么要写?想去表达什么?得知道自己到底是处于一个怎样的视角去看待整件事情。因此现在下笔的时候,往往会有一种很强大的精神内核做支撑,在舞台上的表达形式只是为内核服务。”

  无论之于他个人还是之于彩虹合唱团,金承志都非常排斥用“转型”来定义未来,与“转型”相比,金承志更愿意用“温柔的衰老”来形容彩虹合唱团的状态,“成团十年,如果将它比作一个人,自然处在不断的衰老过程中,但是‘温柔的衰老’还是想表达,在我们自己身上有某些有趣的属性,不想让它们随着衰老轻易溜走。”

  参加完《炙热的我们》之后,彩虹合唱团未来会有什么改变?金承志坦诚地说,实际上现阶段的合唱团已经看到了自己的“天花板”,但也做了新的突破,面对未来,他唯一希望的是让创作的作品能够更加全面。“现在我们要面对站定在舞台上去演唱这件事,那未来我们就可以把更多的剧情融入其中。实际上合唱团已经在朝着更加全面发展的方向在努力,包括正在录制的套曲《星河旅馆》,也在音乐小说上进行了尝试。”

  金承志一直有个心愿,就是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、能够固定演出的剧场,在那里演出能够给观众提供家一般的感觉,同时也给演员提供一个自由表达的空间,在舞台上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,这个是金承志,也是彩虹合唱团全体成员想要去努力完成的心愿。

  合唱团在音乐厅日常演出谢幕。受访者供图

  新京报记者 刘臻

 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卢茜